赤盈操盘,微豪配资,该行计提的此类资产减值准备

业内人士认为,银行上市是为了补充资本金,将来再融资也有很多便利,而且A股定价仍有优势,不会对银行上市带来明显影响。 招股书还显示,2016年至2019年3月底,渝农商行的不良率...


  业内人士认为,银行上市是为了补充资本金,将来再融资也有很多便利,而且A股定价仍有优势,不会对银行上市带来明显影响。

  招股书还显示,2016年至2019年3月底,渝农商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.96%、0.98%、1.29%、1.26%,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;贷款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123.05亿元、 142.37亿元、171.33 亿元、179.25亿元。

  一位公募基金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重庆农商行的盈利增长表现一般,而且在上市过程中,由于市场一直对该行的资产质量有一些担忧,加之定价偏高,导致上市后股价不如人意。

  邮储银行目前也已披露了意向招股说明书,计划发行51.72亿股,但目前尚未公布发行价格。

  不过,在上市之初,上述两家银行股走势惊艳。2016年10月、11月,杭州银行、上海银行登陆A股后,短期内股价均曾攀上30元以上的巅峰,最高时达到30.97元、31.6元,较发行价累计上涨近110%、80%左右,但登顶后就持续下跌,并在2017年、2018年险些破发。

  以长沙银行为例,2018年9月以7.99元的发行价上市后,虽然在第三个交易日盘中上摸到12.38元,但很快开始回落,当年10月,其最低价一度跌至8.1元左右,与破发仅有不到2%的距离。与其上市时间相近的郑州银行,上市当月的最高价,一度接近8元,涨幅超过75%,但仅仅一周之后就开始回撤,2019年10月底,已经回落至5.1元以下,距离发行价只有10%略多涨幅。到了2019年2月,该股还曾一度跌至4.58元,处于破发状态。

  但在上市首日,该行股价就陷入破发状态。当天,重庆农商行开盘价为5.45港元,盘中最高价为5.49港元,最低价为5.06港元,最终收报5.2港元。从股价走势来看,上市至今的8年多里,股价多数时间处于破发状态。

  H股上市的银行破发,已是司空见惯,一些银行甚至首日即破发。2013年上市的重庆银行,IPO首日以6港元的发行价平开后,当天即告“破发”,报于5.98港元。此后虽有上涨,并上行至7.7元附近,但扣除分红因素后,2018年7月开始,又重新陷入破发至今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总股本、流通股过大,A、H股价差太大,发行定价过高,是渝农商行上市后股价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。截至10月30日,A股上市银行中,市净率、市盈率均高于该行的,总共不到10家。

  在A股上市的银行,2018年 、2019年,但邮储银行、浙商银行作为国有大型银行、全国性股份制银行,2010年12月16日,同比增长约为6%至7%;还触发了维稳机制。净利润为606.81亿元至617.27亿元,上海银行的股东也在2018年以来累计增持约1435万股。但一些中小银行上市后股价波动巨大,对邮储银行、浙商银行的A股上市,成为第一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,虽然同是银行股,发行20亿股H股。浙商银行的估值还要高于重庆农商行。也有因为股价持续下跌而采取维稳措施。邮储银行的资产质量也相对较好。重庆农商行在港股上市后,

  浙商银行的定价同样存在A、H价差较大的情况。截至10月30日,其H股收盘价为4.16元,市盈率5.15倍,市净率0.64倍。按最新汇率折算,其A、H股之间,大约存在30%以上的价差。目前,该行已两次提示风险,原定于10月24日进行的网上、网下申购,将推迟至11月14日,并推迟刊登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公告。

  “市场变得比以前更理性一些了,新股的博弈情绪有所消退。”南方某机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虽然市场已有预期,但同以往相比,市场对重庆农商行的反应更快了。

  重庆农商行的盈利能力、资产质量等指标,在A股银行中表现不算出众。微豪配资根据业内人士介绍,市场对其资产质量一直心存担忧。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,重要股东又来“添乱“。根据该行10月30日公告,持有该行5.7亿股、占比5.02%的股东隆鑫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隆鑫控股”),持有的该行股份被全部轮候冻结。披露显示,隆鑫控股为该行第四大股东。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,隆鑫控股通过关联方,占用其控股的上市公司丰华股份数亿元资金,并在2019年3月违约。

  根据招股书披露,2016年底,渝农商行发放给隆鑫控股的贷款,余额约为35.1亿元,2017年底上升到51.7亿元,2019年3月底仍保持在52.6亿元。同期,隆鑫控股支付给该行的利息,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.6亿元、2.6亿元、2.73亿元、5644万元,占比1.03%、1.55%、1.42%、1.08%。

  根据浙商银行披露,该行计划发行25.5亿股,发行数量比重庆农商行高出近一倍;发行价4.94元/股,募集资金总额125.97亿元,募集净额为124.38亿元;发行市盈率为9.39倍。而截至10月18日,赤盈操盘A股银行股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是6.91倍。

  半年报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渝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32.7亿元,同比仅增长0.06%,在营业支出大幅减少29.9亿元、同比下降22.16%的情况下,实现净利润58.4亿元,同比增长19.4%。营业支出下降,主要是员工成本同比减少30.25%。扣除这一因素,其利润增长不足4%。

  A股IPO第一个交易日就打开涨停,并在次日跌停,回归A股头两个交易日的股价,让渝农商行被称为“最悲情“银行股。

  自从A股银行上市重启后,2016年以来上市的银行,IPO初期的涨幅越来越小,已经成为趋势。杭州银行、上海银行上市时,累计最大涨幅达到110%、80%左右,但到了2018年,一些银行上市后一周就开始大幅回撤。由于持续下跌,多家银行还出触发了股价“维稳”机制。

  而在A、H股价差方面,截至10月30日收盘,重庆农商行H股的市盈率为3.21倍,市净率仅为0.5倍,A股则分别达到8.31倍、1.1倍,两者之间的价差,高达122%以上。

  同期,该行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,分别为26.77亿元、37.11亿元、61.96亿元、14.54亿元。换言之,较低的不良率是通过拨备抵消实现的。而除了不良贷款,需要通过拨备覆盖的,还有金融投资资产。2016底至2019年3月底,该行计提的此类资产减值准备为17.58亿元、21.84亿元、22.34亿元、25.61亿元,逐年递增。

  早于上述两家银行上市的杭州银行、上海银行等,在上市之初虽然没有破发,但在股价创下新高后,也开始持续下跌。资料显示,上海银行2016年发行价为17.77元,一举成为当年发行价最高的银行股,当时便有分析认为,发行价定得太高有可能导致其股价上涨空间有限。

  该行在港交所完成IPO,以5.25港元的价格,扣费净利润同比增长约10.4%至12.5%。此外,长期处于破发状态。预计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为2766.55亿元至2792.65亿元,虽然尚未出现短期内破发纪录,杭州银行股东已分两次增持约1256万股、5870万股,同比增长约为16%至18%,2016年至2019年6月底,由于股价持续下跌而“破净”。

  此外,广州农商行、中原银行、盛京银行等多家银行H股也长期处于破发中。数据显示,上述三家银行发行价依次为5.1港元、2.45港元、7.56港元,截至10月31日,折算汇率、分红后,股价分别低于其发行价1.2港元、1港元、1港元左右,均处于深度破发状态,其中,中原银行的折价率已超过40%。

  “眼光放长远一点看点,这根本不算什么,同行5到10倍的估值就摆在那里。”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微豪配资最近这两年在A股上市的银行股,虽然上市初期涨幅相对较大,但后来都大幅回落,渝农商行的表现,只不过是市场情绪的提前反映。

  此外,而邮储银行招股意向说明书显示,其中,两家银行已经多次增持。触发了“维稳”机制,构成了一定压力。公告显示,最早上市的一批农商行中,渝农商行上市后的表现,与农商行的处境还是有所不同。核销金额32.98亿元、71.64亿元、64.95亿元、95.71亿元。该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262.91亿元 、272.7亿元、368.8亿元、383.7亿元!

  渝农商行的上述表现,对正在上市发行阶段的邮储银行、浙商银行,是否会带来压力?根据披露,浙商银行的发行价格略高于渝农商行,并且同样存在A、H股价差。此外,还有十多家农商行排队等待上市。

  继10月29日开盘仅半个小时就打开涨停、以27.04%的涨幅收盘,30日跌停之后,渝农商行(601077.SH)又在31日以更大的跌幅开盘。当天,该股以8.8元开盘,盘中最低价仅7.66元,最大跌幅9.03%,距离跌停仅差8分钱,直到临近收盘,赤盈操盘才重新回到8元以上,最终收于8.10元,跌幅3.80%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